首页 男频 悬疑灵异 光怪陆离症候群

第714章 五.无底的水潭

光怪陆离症候群 吾即正道 4924 2021-02-23 02:4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光怪陆离症候群 热门小说吧(www.rmxs8.com)”查找最新章节!

  

  闪烁的星辰高高攀附于穹顶,营造着优美星空的假面。

  陆离知道那并非真实。

  身后的岩壁笔直矗立,地面上不可能见到夜空。

  这是一个地下洞窟。

  地底岩层脱身的陆离进入更宽阔的……囚牢。

  洞窟顶端闪烁的星辰也许是带着放射性的萤石或神秘侧的发光体。它们让洞窟不再晦暗无光。

  河流源于洞窟另一端的水潭,喷泉般的水流从谭底涌出,汇聚成河流流向隘口。

  哗啦——

  涌入隘口的水流在陆离淌水离开边缘后变得缓和。

  站立在浅滩中,刺骨的水流轻抚陆离的小腿。

  哗啦——哗啦——

  陆离走出浅滩,站在洞窟边缘的岸上。

  岩壁挂满潮气形成的水珠,还有攀爬在离地面近两米位置的枯萎藤蔓。

  陆离伸手扯下一片藤蔓网,试着拽动,吸水后它们足够结实和有韧性。

  扯下几条手指粗的藤蔓,把它们系成二十多米长藤蔓绳,又将比人头大几圈的一块岩石推入浅滩,套上藤蔓。

  抓着藤蔓另一端,陆离退到隘口,重新钻入水下。

  他要回岩层空洞找星期五。

  熟悉的感觉涌入内心,但与上次不同,前路的迷雾已经褪去。

  氧气耗尽前陆离窥见水面上的火光,从岩壁下钻出,带着哗啦水声钻出水面。

  岩石上火堆噼里啪啦燃烧着,灯塔和小刀摆在平铺着的大衣旁。

  除此之外,空无一人,空无一物。

  脑袋突兀地开始刺痛,陆离皱紧眉头,感觉清晰的记忆忽然变得紊乱,真实与幻象纠缠在一起。

  而那名为星期五的轮廓渐渐淡去,仿佛上次遇见她时极其久远以前的事。

  星期五的确存在,还是只是绝境时的幻觉?

  陆离爬上岩石,观察火堆和岩石上的痕迹。但一切生活痕迹都指向这里只有陆离一人生活。

  没有烹锅,没有烘干的书,没有木碗,没有海鱼和肉,没有调味品和空罐子。

  陆离忽然伸手扣动喉咙,让自己呕吐。但除了之前喝下的水什么也没吐出来。

  也许星期五正在地底洞窟等待自己。

  擦拭嘴角,陆离带上岩石上能拿走的一切,重新钻入暗河。

  岩层空洞里的火堆静静燃烧着,再过不久,失去燃料的火堆将与周围重归黑暗。

  ……

  哗啦——

  陆离钻出隘口。

  黑发贴着额头,陆离环视地下洞窟,没看到星期五的踪影。

  捧着淅淅沥沥流淌水线的大衣,陆离回到岸上,拧干湿漉漉的大衣和裤子。但在潮湿的洞窟里它们恐难有彻底变干的时候。

  仰头望向洞窟顶端,发光体们仍然闪烁不定。因为它们只存在于十几米高的顶端,陆离难以看清它们究竟是什么。

  身体的水份逐渐蒸发,但寒冷正夺走陆离的体温。等待他的要么生火,要么找到通往外界的路。

  沿着洞窟边缘探寻一圈,除了喷涌泉水的深潭,这里没有其他出口。

  陆离暂时放弃潜入深潭的打算,他现在需要回温。

  地底洞窟里相对干净,没有重量的杂物沙石都随水流冲进隘口,能够燃烧的只有岩壁上的枯萎藤蔓。

  寻找燃烧物时,陆离想到星期五确实存在的佐证:没有火源,即使钻木取火也难以让潮湿的点火物燃烧。

  想到这里,陆离若有察觉地摊开手心。

  挤满水泡的伤痕浮现掌心中。

  “……”

  陆离无法确定掌心的伤是否在之前就存在。

  沉默地带着几根湿木柴回到岸边,尝试钻木取火。

  这行不通。每当搓动树枝,掌心都会传来钻入心口的刺痛。陆离可以忍耐,但因剧痛而迟缓的速度无法钻出火星,尤其是用潮湿的木柴。陆离掌心的密集水泡足以说明一切——如果它真的是钻木取火造成。

  陆离的目光落向洞窟的唯一出口。它的直径大约十米,清澈水潭难以窥见底部。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在体力和体温消失前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也就是水潭。

  拿上灯塔,陆离走到水潭边,跃入潭水。

  光辉绽放,照亮幽暗水潭。陆离下沉了近三米,便被上涌的泉水推搡着难以下沉,而光亮边缘仍不见水潭底部。

  水潭比想象中更深。

  陆离浮回水面,在岸边挑选一块约莫30磅重的岩石,抱着它再次跳进水潭。

  岩石带着陆离迅速下浮,水面上的洞顶荧光转眼消失不见。

  五米,十米,十五米。

  水压从四面八方挤压身躯,陆离还能承受。

  但几米外的光亮边缘仍见不到谭底。

  二十米,二十五米,三十米。

  接近陆离承受的临界点,边缘仍未显现。

  陆离不再吝啬人性,右手灯塔忽然绽放更加明亮的光辉,如有实质的压迫黑影从身边退散,水潭边缘岩壁浮现,而下方可视距离也越来越远——

  但眯起的黑眸中,直到四十米乃至五十米深,底部仍未浮现。只有在光辉边缘,仿佛幻象的幽影一闪而逝。

  肺部的氧气所剩无几,陆离不得不丢掉石块,身躯向上浮去。

  陆离控制着上浮速度,在肺部烧灼感难以忍耐时才加速上浮,冲上水面。

  世界陡然变得清晰,陆离爬上浅滩,趴在水中抵抗随之到来的无力感和难以抑制的瘙痒。

  他上浮的太快,产生了减压病症状。

  几分钟后症状褪去,缺氧般头晕的陆离回到岸边。

  潭水比想象中更深,除非陆离能找到被泉水裹挟上来,可以储存空气的东西,不然他几乎不可能找到潭水出水口。

  除了空间更大,让人不会产生幽闭恐惧症,地底洞窟似乎于岩层空洞没有区别。

  洞窟有其他出口吗?

  陆离想到,再次抬头望虚假的星辰。

  他高高举起灯塔,人性融入灯芯,晨曦般的温和光芒充斥在洞窟里,一切一览无余。

  镶嵌在洞窟顶端的暗黄色萤石变得晦暗无光。它们不是重点,而是被它们团团簇簇围在中间,一道通往外界的椭圆形孔洞。

  令人振奋的是,孔洞的大小直径足够陆离钻出去。

  但一个问题也随之到来。

  陆离怎么从近乎垂直的潮湿岩壁爬上顶部,再爬到洞窟中间的孔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